对视恐惧症:我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点击数:440   发布时间:2019-10-22

刚刚在读日本小说巨匠之一的藤泽周平的随笔。藤泽在《小川镇》这一篇里提到自己有幽闭恐惧症,常会在密闭的电气列车中发作,令他饱受折磨。

幽闭恐惧症是对封闭空间的一种焦虑症,患者可能在电梯、车箱、机舱或室内场所如剧院这类地方发生恐慌症状,如心悸、呼吸困难、出冷汗、手足发抖、肌肉抽动,甚至昏厥,症状较轻的话,只要一离开恐惧环境,患者就可自行恢复正常。

常听周围有人说自己有恐高症,倒没听过谁说自己有幽闭恐惧症,但是在读过的书里,这至少是我第三次与这种病症相遇了。

第一次遇到的是一个非常极端的病例,出现在德国作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patricksuskind)写的《夏先生的故事》里。

作者借一个喜欢爬树的农村少年之口讲述童年时所知道的夏先生。夏先生是个怪人:他一年四季就只有两套着装,冬天戴一顶红色带穗线帽,身披一件又长又宽的黑色大氅,脚蹬一双胶皮靴;夏天则戴一顶扁草帽,穿一件酱色衬衫和一条同色短裤,脚上是一双笨重的登山鞋,坚韧的长腿上青筋毕露。一年四季中有两样东西他从不离身:拐杖和背囊。拐杖是一根长长的核桃木棍,像是他的第三条腿。

夏先生患有严重的幽闭恐惧症,即使在窗户大开的房间里也无法停留,只好长年累月从早到晚穿街走巷,或在森林、旷野里走个不停。他从不答理人,对所有寒暄都不耐烦地嘟嘟囔囔。有一次,少年“我”和父亲在回家路上,突然天降冰雹,父亲打开车门热情邀请正行走在冰雹中的夏先生上车。然后“我”从夏先生嘴里听到了一个完整句子:“求你们闭闭嘴,别再打搅我行不行!”夏先生眼睛“睁得贼大且呈惊恐状”,摔上车门,继续独自行走在冰雹中。

夏先生和太太是二战后搬来此地的,“我”猜测他的病会不会是战争后遗症,但并没有任何确证。

有一次“我”因为一点不顺心的事,爬到高高的树上,想要掉下去自杀。正当“我”幻想完了自己的葬礼盛况,准备凌空撒手之时,看到夏先生远远走来,恰好停留在“我”准备坠落的位置。他确认远近无人后,扔掉草帽、拐杖和背囊,倒地发出一声疹人的痛苦呻吟,“一种发自肺腑的深深的幽怨,交织着对生活的绝望和对解脱的渴望”。在又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后,夏先生吞下背囊里的面包,像惊弓之鸟般又启程了。”我“为自己竟因一点小事就要寻死的行为感到无比羞愧,匆匆下树回家。

几年后,“我”长成了一米七的小伙子。有一天在朋友家看完电视,骑车回家的路上,经过湖边,恰好看到夏先生正一步一步走向湖心,直至没顶。“我“没有呼救,也没有阻拦,并对此保持了沉默,甚至在家人们讨论夏先生可能的去向时,”我“仍然守口如瓶。因为“我”知道夏先生多么痛苦,多么渴求解脱。

一个伤感的童年故事。掩卷后令人沉思良久。

有关第二个病例则颇有些闹剧色彩。在《你不知道的伍迪.艾伦》这本书里,作者戴维.伊万尼尔经过多方采访和收集资料,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他眼中的美国大导演伍迪.艾伦。美国着名女演员米亚.法罗曾与伍迪.艾伦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期间先后育有一女一子,同时还收养了一个男孩。后来两人分手,米亚再嫁,在新婚姻里收养了韩裔女孩宋宜。米亚和伍迪保持了良好的交往,伍迪时常去米亚家看望自己的孩子们,也会继续请米亚出演他执导的电影。

宋宜快二十岁了,在求学和生活中大概遇到一些困扰,米亚请伍迪给她的养女一些指导。结果经过几次见面,宋宜疯狂爱上伍迪,伍迪也接受了宋宜的爱,两人开始频频幽会。米亚在伍迪家中看到宋宜的裸照后怒不可遏,转身回家就炮制出伍迪有一天在她家的阁楼里猥亵了自己当时才七岁的亲生女儿的故事。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给伍迪.艾伦的生活和事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但据了解伍迪的人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给出众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伍迪是个幽闭恐惧症患者,他根本不可能去阁楼这种地方的。

反而米亚.法罗在和伍迪之前,曾认识一对音乐家夫妇,并在去人家作客期间,勾引了这家的丈夫,成功上位成了新夫人。那位音乐家妻子当时就写过一首歌讽刺米亚,暗指她在阁楼里偷走了别人的丈夫。

《你不知道的伍迪.艾伦》里面有极多的爆料,令我耳目一新。伍迪.艾伦是我最崇拜的导演之一,从前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会有猥亵亲生女儿、娶了自己养女之类的污点,看完这本书,偶像身上的污点尽被洗刷,我心情大好。我祝愿他在与爱妻宋宜的幸福婚姻中,幽闭恐惧症能够缓解直至治愈。

热门图片

商务合作

公司信息

客服电话(免长途费)